欢迎来到胡梅原粮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 联系我们 |
  • 关于我们 |

养生好礼 山地五谷

中国金融地产行业五谷礼品专业供应商

采购热线

#p#分页标题#e# 日本农业生产虽不具备价格优势
作者: 发布日期:2019-05-15 20:09

1994年乌拉圭农业协定的达成,促使日本着手调整具有扭曲市场价格性质的国内支持政策。立法层面:1995年日本施行《主要粮食的供求及价格安定法》,建立起以市场定价为主的粮食价格形成机制;1999年《粮食·农业·农村基本法》(以下称《新基本法》)取代1961年《农业基本法》,标志着日本对于农业支持措施将去行政化,更注重市场化。日本国内农业支持政策调整的结果直接表现为以下两个方面。

日本因为地狭人稠、农业资源有限以及劳动力成本高等现实因素制约,在开放的市场条件下维持国内粮食高水平自给是非常困难的。二战后,随着经济发展,国民膳食结构改变,农产品贸易自由化程度加深,日本的粮食自给率总体上呈现下降趋势,近年来以热量计算的日本综合粮食自给率更是一直徘徊在40%左右1。粮食自给率虽并不直接等同于粮食安全,但较低的粮食自给率使得日本政府和国民对于粮食安全一直抱有危机意识。如何协调经济发展与粮食安全的关系,保障粮食安全是历届日本政府优先考虑的一项工作。而这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确定怎样的粮食安全保障策略。粮食安全保障策略的选择与其国内农业支持政策和农业发展计划均密切相关。从长期来看,日本粮食安全保障策略的突出特点是其动态性和阶段性,即日本粮食安全保障策略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经济发展阶段和外部环境的变化而不断调整的。也正是因为日本粮食安全保障策略的合理选择,日本粮食自给率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虽然是最低的,但日本粮食安全指数却位列前茅。2017年,《经济学人》杂志发布的《全球粮食安全指数报告》显示,日本在113个参与统计国家中排名第18位,远高于中国的第45位。

[18]神门善久.日本现代农业新论[M].上海:文汇出版社,2013116.

2.实行土地改良提高土地生产力


重点通过利用农地中间管理机构,发挥其在集约零碎、弃耕农地以及土地租赁中的中介作用,缓解以往农户租赁对接信息不对称问题,促进土地流转。日本政府致力于推动土地集中和集约化经营,计划将自立经营农户9承担的农地面积比重由2014年的50%提高到2023年的80%

6、自主流通米制度自1969年开始实施,是通过引入“自主米”(自主流通米)分担收购“政府米”(由政府统一收购、管理的稻米)的财政压力及库存压力。“自主米”受到政府直接或间接的管理,遵循特定的流通渠道,但其售卖不经过政府,价格和数量可由农协、指定批发商和许可零售商等流通组织自由交涉决定。

2.实施“进攻型农业”政策的措施

9、自立经营农户是指拥有能使家庭农业从业人员正常发挥其经营能力的土地面积,在达到充分就业的状态下能够获得与其他产业劳动者相近的收入,并享受城市家庭同等生活水准的农户或经营实体。

[17]农林水产省.「攻めの農林水産業」の実現に向けた新たな政策の概要(第2版)[EB/OL].[2018-04-18].http//www.maff.go.jp/j/pamph/pdf/semep2_kaitei2.pdf.


在贸易方面,由于大米在饮食文化中的地位特殊,日本对大米一贯实行高价支持的政策,对大米关税化一直持有抵触情绪。在乌拉圭回合农业谈判的初期,日本拒绝大米关税化的不妥协态度,使其在多边谈判中陷入消极被动的境况[9]1999年乌拉圭农业协定最终达成,日本政府最终决定对大米实行关税化,自此日本所有农产品都需不同程度地面对国外进口的压力。

4、即日本采取的“选择性扩大”与“选择性缩小”并存的粮食战略。扩大畜产品、蔬菜、水果等农产品的国内生产;对于大豆、小麦、杂粮(饲料用谷物)等农产品转为进口,减少其国内生产比重。

[7]程国强.日本海外农业战略的经验与启示[J].农经,20146):10.

从投资形式来看,早期的海外农业投资多以收购和租赁国外土地或农场的“海外屯田”形式展开。日本早在19世纪末就开始了海外屯田尝试。20世纪初日本政府和民间组织已开始在南美洲一些国家开展农业活动,到了20世纪中后期,日本更将农场延伸到了东南亚和中国[8]。农业对外直接投资在这一时期逐渐规模化、常态化。如图1所示,20世纪70年代初期日本农业对外直接投资无论在数量上还是金额上都处于较低的水平。1973年是一个转折点,这一年农业对外直接投资的数量为202件,超过了1971年、1972年两年农业对外直接投资数量之和。同样的增长也表现在金额上,1973年日本农业对外直接投资额达1.66亿美元,约是1971年与1972年农业对外直接投资额之和的1.7倍。1973年之后日本农业对外直接投资的数量和金额虽然存在波动,但是相比于20世纪70年代初期显然已进入到了更高的阶段。

2 日本农业国内支持结构

资料来源:根据日本WTO国内支持通报文件整理。注:日本于1998年开始实施蓝箱计划。

注:括号中为不同经营耕地面积规模农户占农户总数的比重。资料来源:根据日本农林水产省《农林业普查历年统计》整理。

日本粮食安全保障策略的演进及启示

作者:王学君 周沁楠  责任编辑:于佳佳  信息来源:《现代日本经济》2018年第4期  发布时间:2019-05-15  浏览次数: 48次

2、日本于1953年获得关贸总协定观察国资格,于1955年加入关贸总协定。

(二)增强农业国际竞争力:从“保护型农业”到“进攻型农业”

8、根据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2016年日本农业的生产者支持估计量(Producer Support EstimatePSE)占农业总收入的比重为48.06%,远高于美国(8.71%)、欧盟(20.99%)以及OECD成员国的平均水平(18.77%)。

[19]戸堂康之.TPPで日本経済はどうなる?[EB/OL].2015-10-16[2018-04-18].https//www.rieti.go.jp/jp/columns/s15_0012.html.

2013年1月日本农林水产省成立“进攻型农林水产业推进本部”,就发掘和激发农林水产业生产潜力和活力进行中期规划,“进攻型农业”的发展规划被正式提出。日本农业长期以来缺乏国际竞争优势,如果新形势下日本政府继续依靠价格支持与财政转移支付维系国内农业生产进而保障国内粮食安全,显然不是长久之计,也不利于日本国民经济整体协调稳定发展。因此,在更为开放的市场条件下,日本政府期望通过实施“进攻型农业”政策,开发农业潜能提升日本农业国际竞争力,以更为进取的方式实现新形势下保障国内粮食安全的政策目标。



谈及日本农业,高度保护是难以绕开的话题。虽然日本为了适应WTO自由贸易体制和减少贸易摩擦,已相应地降低农业国内支持水平,但其农业高保护的本质并没有改变,日本国内支持水平仍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或地区8。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农业发展面临的自然风险以及农产品市场调节的滞后性,决定了政府必须对农业进行适当保护。另一方面,日本较高的土地和劳动力成本、长期计划统制下的路径依赖以及农业保护与农村选票之间的联系等,都是其对农业实行高度保护的考虑因素[13]

 </p>
        </div>
        <div class=

友情链接
ALLK

爱玩棋牌_棋牌类游戏

联系地址:

采购热线:

技术支持:爱玩棋牌|棋牌类游戏

扫一扫,有惊喜